Menu

华夏电影追上李安

0 Comments

亚洲城报导:

 

一场自上而下的“李安标准”。

全面追赶。

2016年6月份,上海国际电影节。华夏电影董事长傅若清和李安进行了一场交流。彼时,傅若清第一次如此直接地了解到《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所采用的“高格式”。

随后傅若清在假期飞往纽约李安工作室,看了电影之后表示“非常兴奋,于是我们决定全面追赶李安”。

当时,《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美两大市场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评价。时至今日,回忆起来,李安认为“在好莱坞,我们当时(完整版高格式)连和大家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但和好莱坞不同,当时北京和上海各有一块银幕可以放映4K+3D+120帧的完整版高格式。最终,这两块银幕的票房产出占到了国内总票房的18%。

时隔三年,李安再度采用高格式拍摄了《双子杀手》,显然动作片更适合高格式技术的发挥。而华夏电影也在今年正式推出了CINITY影院系统。目前,CINITY影厅是国内唯一能够放映4K、3D、120帧版本的《双子杀手》的影厅。据悉,赶在10月18日电影上映时国内会有19个城市27块银幕安装CINITY影院系统,而10月底则会增加到50块,年底会完成100块“现有订单”。

三年的时间,国内市场能够播放完整版高格式的市场规模翻了50倍,越来越多的观众能够走进影院看到“完整版的高格式”电影。但在近期的采访中,李安反复提到的一个词是“抛砖引玉”。

原因一方面在于鼓励更多的同行参与到高格式电影的制作,另一方面从整个产业链来说,CINITY影院系统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经过反复调试临时改装的银幕系统,而是规划出了一条从研发到制作再到放映的产业链路线。对于这一切,《双子杀手》只是一个起点。

三年“幕前”

剧场感。

这个词被傅若清反复提及。随着家庭消费和流媒体的崛起,传统电影院的消费模式都受到了极大的挑战。而影院想要拉回受众的方式,只能是不断提升影院的放映标准,增强观众的影院体验感。

事实上,2016年内地两块高格式银幕贡献了《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18%的票房,给了傅若清极大的震撼。其实从一开始,傅若清的初衷就是为了提升电影放映的质量。而从市场来看,显然供应无法满足需求。

经过三年的时间,内地从两块银幕变成了30多块,到年底100块的“既定订单”意味着市场规模翻了50倍。但和两年前临时改建的银幕不同之处在于,CINITY影院系统更完整地增强了影院的剧场感。

《双子杀手》和三年前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相比,其动作场面显然更有利于技术的发挥, 4K+3D+120帧从内容本身更有利于电影呈现出沉浸感。

从内容上来看,电影几场重头动作戏能够通过新技术得到最大程度的呈现。例如在摩托车追逐戏当中,李安在拍摄时就大量借鉴了游戏的第一视角。而在动作打斗的场面上,整个运镜方式都有着明显的差别。

电影传统的24帧,显然无法展现出电影中细节的变化。而随着高格式银幕数量的增长以及CINITY其他技术的运用,得以将导演在《双子杀手》中的艺术表达更完整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另外,CINITY影院系统在4K+3D+120帧的基础上,还增加了高亮度、HDR、广色域、沉浸音等新技术,从七个维度上对高格式进行了进一步的升级。

从技术上来评判,CINITY影院系统整个极致银幕可以提升60%的最佳观影区,立体对比度是普通银幕的10倍以上。整个RGB激光放映2D可以达到30-32FL,国内大多数是10-14FL;3D亮度19米宽银幕下,单眼亮度达到28FL;20-24米银幕宽度下单眼亮度20FL。美国大多数是3-5FL,CINITY高出5-9倍。

另外,为了给观影营造出更好的剧场感,在整个影厅的设计上,除了座椅、仰角等传统的技术考核外,CINITY也会增加幕帘设计。

所以,三年时间里高格式电影并非只是市场规模的单一放大,而是伴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升级而迅速下沉。

三年“幕后”

“我对中国市场的成果抱有很大的期待。”

在10月12日北京点映的映后交流中,李安如此说到。显然,三年前《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在中美两国市场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口碑表现。

从市场的发展来看,其实全球市场都面临着传统影院的增长瓶颈。不过相比国内市场依然保持着高速度的银幕下沉,北美市场的“停滞”已经持续了很多年。更传统和保守的好莱坞,对于高格式电影的接受较慢其实多少可以理解。

但这某种程度上也加深了高格式技术浪潮的难度,毕竟好莱坞整个技术水准要远超其他地区。对于华夏电影来说,三年的时间里研发出一整套CINITY影院系统显然需要克服更大的技术挑战。

但这场起于李安始于中国的技术浪潮,却因为华夏电影在国内的特殊地位得到了一个相对理想的“起跳空间”。

原因就在于国内市场对于高格式拥有更浓厚的兴趣,这一点其实在三年前就已经得到了充足的体现。另外,从推动高格式电影下沉来看,在单一市场里想要依靠一家影视公司主导并不现实。

相比之下,“国家队”出身的华夏电影在国内发行的地位,对整个终端市场出现的问题和潜在的需求更加了解。

所以,华夏电影在“把脉”过后的“下药”显然要更加具体,这也是为什么CINITY影院系统会在4K+3D+120帧的基础之上继续升级的原因所在。技术升级的迭代加速也就意味着技术进步的“同步”,但由于整个市场的复杂性,想要在整个生态系统推动升级,也必然需要华夏电影这样的“国家队”牵头。

从结果来看,今年7月份华夏电影先后与红星、百老汇就CINITY影院系统达成共识并且签约,在CINITY品牌发布会上,华夏电影分别与博纳院线、金逸影城、万达电影达成了签约,各家规划将分别安装20套CINITY影院系统。

截至目前,CINITY影院系统已陆续登陆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并下沉到云南、河南、陕西、吉林、浙江、河北等省份,覆盖杭州、武汉、郑州、西安、昆明、长春、东莞、成都、重庆、苏州、海口等近30座二线重点城市,累计建设及改造的CINITY影厅数量达到了50家之多。

据华夏电影董事长傅若清透露,目前已经有100家“既定订单”,基本上会在今年年底安装完毕。

此外,根据华夏电影的规划,未来将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一条高格式电影院线,不但在欧美等西方国家建立高格式影院,而且还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建立高格式影院。 倘若没有华夏电影在国内发行端的特殊地位以及自身“国家队”身份在出海上的便利,想要在短时间内将高格式电影得以推广并不现实。

李安效应

抛砖引玉。

在近期的采访当中,李安不停地重复这个词。对于高格式电影来说,目前仅仅处于一个起步阶段。李安表示,其实高格式电影是与整个全球生态系统“逆行”。无论是制作还是放映,某种程度上都和现有的生态系统略显不同。

因此,显然就需要有更多的电影从业者参与其中。从李安自身来说,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到《双子杀手》,李安在更容易发挥高格式电影优势的动作片上继续采用高格式。 而意识到全球影院生存困境和增长瓶颈的华夏电影,开始“全面追赶”李安,于是在三年时间里将高格式电影播放媒介的市场规模翻50倍的同时继续提升电影的沉浸感。 但这依然不足以将高格式电影视为市场的“基本标准”,而这也并非CINITY影院系统研发的最终落点。其实从华夏电影研发CINITY影院系统的一开始,就意识到想要推动高格式电影就必须从制作的“源头入手”。 因此,制作CINITY版本的影片成为了重中之重。华夏电影在今年CINITY影院系统的发布会上已经和博纳影业、复星影业等制片公司完成签约。而阿里影业也承诺未来会考虑CINITY版本影片的拍摄。

今年,除了《双子杀手》外,华夏电影出品的《我和我的祖国》同样制作了CINITY版本。按照华夏电影的规划,2020年预计将制作发行30部CINITY版本的影片,到2022年争取达到48部。48部也就意味着平均每个月会有两部CINITY版本的新片供应,这对于安装CINITY影院系统的影院来说无疑是有效激活资源的重要筹码。

此外,为了对整个全产业链进行相应的匹配,华夏电影还成立了CINITY电影实验室以及包括CINITY大学在内的全流程培训和服务体系。在随着上游制作和下游放映规模的不断扩大以及整个全流程细节的完善,以李安为起点的高格式电影才能一步步成为整个行业的常态。 但如今,李安追赶技术,其实追逐的是电影的“本源”,即电影作为声光艺术为什么要让大众在影院观看的“初心”,而华夏电影追赶李安,在共同寻求影院升级的背后其实追赶的是同一个“初心”。

<友情连结> 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亚洲城娱乐官网【唯一授权网站】 ca88亚洲城-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下载官方网站 ca88登入|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娱乐版欢迎您 亚洲城娱乐 - VIP专线官网 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亚洲城娱乐官网【唯一授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