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这个春天,抖音用370多场DOULive轻抚了上亿人的心

0 Comments

亚洲城报导:

用什么可以拯救世界?爱、和平、科学亦或是团结?或许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答案。

35年前,一群世界上最会唱歌的人也给出了一个回答。这群人连续唱了16个小时,并通过卫星实况转播传到了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们为非洲的饥民筹集到了1.27亿美元的善款。后人把这场以“拯救生命”为名的演唱会称为“不可复制”,因为阵容实在是太过豪华。鲍勃·迪伦、保罗·麦卡特尼、艾尔顿·约翰……单皇后乐队就独唱了20分钟,一首《波西米亚狂想曲》万古流芳。

由此人们知道,音乐是可以拯救世界的。这是可以跨越地域,跨越种族,跨越语言,跨越所有隔阂的表达,在音乐中人类的情感是相通的。

超过370场的抖音“Together At Home”

在新冠病毒全球肆虐的2020年,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与病毒抗争的患者,一线奋战的医护人员,被禁足在家的人,因瘟疫而失去收入的人,人类面临着共同的灾难。

音乐再次降临。一场特别的线上演唱会在全球播出,140多位音乐人们在自己的家中释放自己的能量,去治愈人心、拯救世界。最让人热泪盈眶的,这其中还有曾参加过Live Aid的老将们,比如艾尔顿·约翰。从《Don’t Let the Sun Go Down On Me》到《I‘m Still Standing》,堪称35年的情感接力。

这就是Live的魅力。这种实时的、未经编排、没有后期修饰的现场演出,是一种瞬间的美、原生的美。比起录播的音乐节目,Live的氛围是更加亲密的,台上与台下几乎是无间的朋友关系,所以更容易打动人心。这种原本要求现场感的Live,现在被搬到了线上。或许缺乏了现场人群的集体躁动,与大功率音浪的起伏震动,但感情依然通过音符传达到了听者的心中。

不过,这场“云Live”并不是首创,在疫情最先爆发的中国,音乐人们更早地想到了用这一方式为不得不宅在家的人们带去鼓舞。比如在抖音上,已有超过1亿国人收看了超过370场DOULive。

文至此处,有必要介绍一下什么是DOULive。DOULive属于特殊时期,抖音整合娱乐资源所打造的一个娱乐直播厂牌,旨在为用户创造优质的“云娱乐”内容体验。DOULive有四大王牌项目,包括DOULive沙发音乐会、DOULive热播第一线、DOULive超级星播夜和DOULive在现场,分别从音乐、影视宣发、偶像、Live现场等不同娱乐领域进行内容共创。

营业近两个月以来,DOULive已有超过111位明星艺人“入厂”,累计达成超过370场直播,超1.3亿人观看,累计曝光超10.2亿人次,超13.1亿站内话题播放量,累计超过56次登陆抖音热点榜。

大牌入“厂”

在DOULive出现之前,顶级明星艺人做直播是一件很罕见的事。一方面,这些大咖不缺平台,也不缺曝光机会,工作档期平时已被塞得满满当当,除了利用碎片时间发个短视频,并没有完整的时间进行直播。另一方面,直播生态圈向来是“草根”网红们的天下,明星艺人突然出现在直播室,总有些“罗老师人到中年,因生计被迫下海”的味道,明星艺人也会担心是否会“掉价”。

但新冠病毒的出现,大范围地改变了社会生活方式,这其中也包括音乐圈和演艺圈,一大批的线下演出安排纷纷取消或延迟。除了收入问题,公益心强的明星艺人们也想力所能及地为观众们做些什么打打气。DOULive的出现让这些一拍即合。明星艺人们有了新平台,因疫情宅在家中的观众们也能足不出户地感受到Live的独特魅力。

什么叫现场的独特魅力?用“DOULive在现场”【限时音乐店铺】中,GALA的《追梦赤子心》来做个说明。

习惯了修音后完美无暇音乐视听的观众,第一次听到GALA的现场可能会感到震惊——主唱有点走调不说,演唱中竟然还在麦克风前清嗓子!但混迹过Live house的“老炮儿”们看到此情此景,反而嘴角上扬,一副的满意神态。看到惊慌失措们的小白,还不忘给他们普及GALA的风格——现场不车祸的GALA,就没内味了。

尚未看过DOULive之前,一些人的期望值并不大,觉得和现场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一样。但看过之后,才发现原本Live独有的氛围和共情,竟然在DOULive中复刻了。不同于力求完美的晚会直播,DOULive中的表演充斥着自由、随性以及亲切感,屏幕前后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近了。原本被包装得远离大众的明星,现在看起来如此的接地气。

而在其他的沙发音乐会、超级星播夜和热播第一线等直播场次中,明星们的表现同样是平时不多见的。杨坤怼《惊雷》怼得那么真情流露、酣畅淋漓,邓紫棋飙高音的时候竟然还非常轻松地做着卷腹,张韶涵的演唱竟然还无意中唤醒了Siri。许久未在电视中露脸的黄雅莉、王啸坤等人的表演似乎在告诉人们,岁月荏苒但也有些东西未曾改变。特殊时期明星们努力生活的样子,在一场场DOULive中展露无疑,并且还把这种治愈、向上的力量,通过DOULive,传递给了更多人。

通过DOULive,观众们看到了之前没能看到的东西,有些真实、有些可能朴实、但却不乏惊喜,时而充满可爱。而正是这种真实的表达,才更加打动了观众的心,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让居家的人们感受到春光洒进家门的暖意。越来越多顶级明星艺人成为在线音乐Live的参与者。与此同时,《大赢家》、《龙岭迷窟》等剧组主创人员,乐华七子等偶像团体,也都纷纷通过DOULive的各个王牌项目,加入到了这场全民关注的Live直播中来。

大直播时代

请到这些大牌上线直播,远非轻松的事。比如,有些歌手对伴奏质量的要求极高,有些歌手习惯了电视节目的录制方式,有些歌手对后期有一些依赖。对于“云Live”这种新鲜事物,表演之前他们也会担心现场呈现的效果如何,担心会不会出现“车祸”,或效果不佳影响自己的口碑。但最后DOULive通过自身绝佳的资源整合配置能力解决了种种不可能,把这些艺人带到了线上,并通过连麦、弹幕墙等内外互动方式,使得观众的观看体验更为沉浸和丰富,也让现场的效果展示,变得更加充分和立体化。

打造文娱直播厂牌IP,通过线下转线上的方式,抖音实现了一种新文娱表演方式的常态化。作为国民级应用,抖音并非以直播起家,依托云Live直播形式,请来了比普通主播更为专业的明星艺人。而这些人的加盟使得表演明显上了专业级的档次,升Key、即兴谱曲、Freestyle、换乐器,这些操作信手拈来。

所以我们才能看到张亚东在直播中一如既往地说着“特别好”,才能在手机上看到潘玮柏如邻家男孩一样唱着《快乐崇拜》,才能看到邓紫棋也有常人的烦恼——怕因唱歌而遭邻居投诉。在提升表演质量的同时,保留了真。DOULive对直播行业的冲击不能不说是巨大的。

同时还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方式是具备可复制化的。一个歌手的“上线”成功,他所属经纪公司的其他艺人就会增加可能性,他的圈中好友,他的竞争对手考虑“上线”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除了音乐表演,这样的方式也存在更多变种——音乐和表演教学、脱口秀(艺人唠家常)、直播带货等等,未来DOULive的IP下面存在着孕育更多商业模式的可能。

在直播行业遭遇瓶颈时,一场疫情带来的改变,逐渐渗透到了文娱行业内容生产模式。从草根主播的“小直播时代”,到普通人和专业人士加盟的“大直播时代”,抖音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可能。

 

<友情连结> 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亚洲城娱乐官网【唯一授权网站】 ca88亚洲城-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下载官方网站 ca88登入|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娱乐版欢迎您 亚洲城娱乐 - VIP专线官网 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亚洲城娱乐官网【唯一授权网站】